35岁考研是不是老了-「研究生逢考必上的学校」

分享到:
35岁考研是不是老了方面的动态。关于研究生逢考必上的学校的新闻, 他被辞退的理由是否属实,他被公司辞退倒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他过了而立之年却仍然只能靠几千块钱的月薪过日子也是不争的事实。后来我去了别的公司,又认识了一些其他行业的北大、清华毕业生。先是有一个清华在职研究生中文系的毕业生前来应聘文案一职,关于本科生什么时候可以考研新闻。虽然他没有作品也没有行业工作经验,但念及他是季羡林、钱钟书等人的师弟,我给了他一个面试的机会。我想通过讨论《围城》来开始我们的面试,可是,他直截了当地对我说:“我没看过这本书。”天哪!关于考研怎样才能进入复试新闻。钱钟书可是他们的学长啊!我只好直奔面试的主题,要他从文化的角度谈一下IT行业的品牌包装,他感到措手不及。我便提醒他可以从网易、联想甚至诺基亚等公司的文化定位入手,他仍然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我只好说:“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一些资料,你看完以后写一篇600字左右的软文,好吗?”他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请问什么是软文?”Faint!清华在职研究生中文系的高材生啊!不过我仍然以最大的耐性向他解释了“软文”这个概念。临近下班的时候,他终于交了“作业”。

文章很短,但我看到第一句话就不想看了,“凯旋归来”四个字让我丧失了最后的耐心。我尽量平静地对他说:“假如换成是别的面试官,他只会让你回去等通知,但绝对不会给你任何通知。而我现在想明确地告诉你,我无法聘用你。至于原因,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个大概。只是有一点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凯’是‘胜利’的意思,‘旋’是‘归来’的意思,‘凯旋’就是‘胜利归来’的意思。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用‘凯旋归来’这样的词语了。相对一个清华在职研究生中文系的毕业生来说,这太不应该。”我还以为这种善意的提醒会得到由衷的感激,没想到恼羞成怒的他不但没有感谢我,反而跟我大声争辩起来:“可是我在清华在职研究生的时候没人觉得‘凯旋归来’有什么不妥啊!关于研究生学习难不难新闻。既然我们清华在职研究生都这么说,你凭什么指手画脚呢?”“清华在职研究生”四个字他说得特别重,生怕我听不清楚似的。关于工作后还能考全日制研究生吗新闻。我一气之下要前台文员把他送走了。后来我一个朋友说要介绍他的一个朋友给我认识,他那位朋友毕业于清华在职研究生计算机系,刚刚进入我当时从事的行业,融资数百万开了一家IT公司,想跟我探讨一些问题。数天后的一个下午,我接到了一个从上海打过来的电话,电话那端的人显然还没有想好怎么称呼我,只好支支吾吾地说:“你是我是我是清华毕业的。”毕竟是朋友的朋友,我好歹得给足他面子,所以赶紧说:“你是杨先生吧?久仰大名啊。”这种话本来有点肉麻,但总能让他接上话。可是我们还没说几句话他就直截了当地说:“我现在开的公司跟你们公司是同一个行业的,所以我想知道你们公司每个月的收入是多少。”天哪!这可是绝对商业机密啊!更何况我当时根本不方便说,旁边好一些同事都能清清楚楚听到我说的每一个字。按照通常的做法,他在上班时间给我电话总是需要先问我是否方便通话的,可他不但没有这么问,

反而问了如此让人为难的问题。我只好说我有点事情要处理,要他晚一点再给我电话。于是我们两个人很郁闷地结束了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通话。几个月以后,我从朋友那里得知,这个清华高材生开的公司破产了。朋友似乎对此非常扼腕叹息,我却唯有一语不发。当一件注定要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还能说些什么呢?接连列举了好一些碌碌无为的北大、清华毕业生,我并不是存心要跟这两所在职研究生过意不去,也不是吃不到葡萄来说葡萄酸。我只是想通过这些